网上投诉
网站信箱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论文集粹
公益诉讼制度之构建探析
  作者:李春光  时间:2007/6/5

摘要:公益诉讼是为惩罚公益性违法行为、保护公共利益而采取的一项司法救济措施,在国外已经形成了较成熟的诉讼制度,但在我国诉讼体制中却是一个明显的缺陷。文章首先阐述了公益诉讼的一般界说;其次,介绍了公益诉讼的域外和域内的现状,最后分析了我国建立公益诉讼制度的动因和障碍,并从完善对公益诉讼诉讼主体的规定、放宽受案范围、完善举证责任、建立制约机制和保护机制等几方面着手,探讨建立我国公益诉讼制度的思路和具体方案。
关键词:公益诉讼 ;制约机制;诉讼保险制度
公益诉讼制度最早产生于罗马法,在我国一直是理论界、司法界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近年来,随着一些直接关系国家公共利益的违法案件的出现,公益诉讼进一步受到社会的关注。目前,公益诉讼在我国立法上仍是一个缺陷,在司法实践中也显得过于保守和呆板,放纵和滋长了一些侵犯公益的违法行为,司法的功能未能得以有效的发挥。是否应将公益诉讼写入诉讼法成为04年诉讼法年会的重要议题。从保护公共利益、维护社会秩序稳定的角度来看,建立我国公益诉讼制度十分必要。故笔者比较了两大法系公益诉讼的诉讼模式,并对公益诉讼的动因和实施障碍进行了分析,以期对我国公益诉讼制度的建立有所贡献。
一、公益诉讼之一般界说和意义
(一)公益诉讼的概念
就诉讼活动的救济对象和行为模式而言,诉讼包括公益诉讼和私益诉讼两种。关于公益诉讼的概念,理论界存在较大的争议,比较成熟的观点主要有两种。第一种观点认为,公益诉讼是指为了维护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而提起的诉讼。它的主体只能是国家机关,在我国就是检察机关,即检察院代表国家提起。 第二种观点认为,公益诉讼制度是指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可以根据法律法规的授权,对违反法律,侵犯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向法院起诉,由法院追究违法者法律责任的行为规范。也就是说,公益诉讼是法院在当事人及其参与人的参加下,按照法定程序,依法对个人或组织提起的违法侵犯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诉讼进行审理并判决,以处理违法行为的活动。 笔者同意这一主张,同时认为应对“任何组织”做广义的解释,应包括国家机关在内,也就是说公益诉讼包括两层含义:第一指国家机关代表国家,以国家名义提起的公益诉讼。第二层指任何个人、组织代表国家,以自己的名义提起的公益诉讼。可见,公益诉讼涵盖刑事诉讼、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三大诉讼领域。
(二)公益诉讼的特征
公益诉讼是与私益诉讼相对而言的,与传统的私益诉讼相比,公益诉讼具有以下几个特征:第一、诉讼目的和保护对象的公益性。公益诉讼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国家、社会公共利益,追求社会公正、公平。公益诉讼可以制止某些机关或个人滥用权利,危害国家和社会利益,保障社会每一个个体成员的合法权益得以实现,形成良好社会秩序,从而促进整个社会稳定、迅速地发展。保护对象的公益性是公益诉讼区别于私益诉讼的一个明显标志。传统的诉讼保护的往往是法定的或约定的合法权益;而公益诉讼保护的是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等公益, 
虽然有的公益诉讼也会牵涉到起诉者的私益,但其与公益相比显然是微不足道的,公益诉讼
以着重保护公益为其本质特征,凡是侵犯公益的违法行为均在公益诉讼的可诉对象之列。第
二、起诉主体的广泛性。公益诉讼的发起者可以与本案无利害关系,任何人为维护国家、社
会利益均可把侵害公共利益之人推上被告席。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的自身素质的提高,每一个社会个体不仅仅关心自身的、暂时的、眼前的权益,而且开始关注自身长远利益以及自身利益与社会利益的辩证关系,从而达到对自身权利深层次的终极关怀。这就决定了公益诉讼起诉主体的广泛性。第三、诉讼影响的深远性。私益诉讼解决的是双方当事人的利益纷争,诉讼结果只调整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冲突,影响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一般不会产生大面积的社会影响。而公益诉讼争议的利益通常具有公共性和集合性,代表着国家和社会公众的利益,诉讼结果往往是国家、公共事业、垄断经营的单位、公益性服务机构的决策调整、行为的改变,甚至是某些法律法规的修改,诉讼结果有指向未来的意义。第四、诉讼双方力量的不平衡性。公益诉讼的原告一方多是普通的社会团体、公民个人,而被告一方往往是掌握着某种特有权力的部门或大型的企事业单位,原、被告的力量对比明显不平衡,而这种失衡性往往会干扰审判机关的司法视线,使诉讼双方在诉讼过程中受不到平等的对待。
(三)公益诉讼的意义
1.有利于鼓励广大公众参与法制建设。
不法的行为侵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利益是提起公益诉讼的前提之一。由于这一不法行为并未给个人造成直接损失,所以在实践中,提起公益诉讼的主体只是公众中非常微小的一部分。原告针对这一不法行为向法院起诉,必将会花费一定的精力、物力和财力参加诉讼程序,同时还要承担举证不能,败诉等风险。即使最后胜诉了,所获得的实际利益也是微乎其微的,甚至没有。因而,赋予公众提起公益诉讼的权利和胜诉的机会,必然会激发公众对公益诉讼的热情,更多的关注公益诉讼、维护公共利益,从而与侵犯公共利益的不法行为进行斗争,推进我国的法治建设。
2.有利于促进依法办事,维护社会秩序。
公益诉讼能够充分发挥人民法院的司法审查职能,把危害公益的行为均控制在诉讼领域,实现司法权对膨胀的行政权和垄断的经营权的制约,纠正行政权、经营权中的习惯性违法行为,提高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公民依法办事的意识,协调行政权、经营权与公共利益之间的关系,促进行政权、经营权等权力的正确行使,从而维护社会秩序的正当运行。
3.有利于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得到广泛的保护。
公益诉讼面对的是带有社会性、普遍性的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保护问题,如果法律对其不设置救济渠道,公众也会对侵犯公益的违法行为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那么公益保护将无从谈起。通过公益诉讼程序,鼓励公众广泛行使公共利益监督权,把违反法律侵犯国家利益、社会利益的行为提交司法审判,对此类行为进行纠正、制裁,使公共利益得到充分保护。
4.有利于更好的发挥法制监督的作用。
针对不法侵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行为,依据法律的授权,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均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法院裁决,这就给行政权、经营权等权力的行使创设了一定的“限制”,进而使相应的权力主体在法律规定的权限范围内行使权力,能够为我国的法治建设和市场经济的建设创造良好的社会氛围。
二、公益诉讼的域外考察和我国现状透视
(一) 英美法系国家公益诉讼的考察
英美法系的公益诉讼模式是依靠判例的形式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并以适当的法律规定加以健全和完善。公益诉讼在美国称之为公共诉讼,美国是现代公益诉讼制度比较健全的国家。1863年,美国制定了《反欺骗政府法》,该法在1986年经修改后规定:任何个人或公司在发现有人欺骗美国政府索取钱财后,有权以美国联邦政府的名义控告违法的一方,并在胜诉后分得一部分罚金。1890年美国通过了《谢尔曼法》,它主要禁止企业间横向联合进行限制竞争行为和垄断、企业兼并行为。这一法案创造了一种新型的诉讼。它规定了对于违反托拉斯法案的公司,司法部门、联邦政府、团体乃至个人都可以提起诉讼。1914年的《克莱顿法》规定对托拉斯的行为除受害人外,检察官,任何个人和组织都可起诉,要求违法者停止违法行为。作为现代公益诉讼的创始国和已形成健全的公益诉讼制度的国家,美国适用公益诉讼审理的条件范围广泛,除反垄断法外,在环境保护法、消费者保护法等法案中都有相应规定。英国也强调对公共利益的保护,规定特别救济不仅为了私人利益,而且是为了公共利益而存在。加拿大法院在Torson诉A.G一案中也确立了类似公益诉讼的模式。
(二)大陆法系国家公益诉讼的考察
公益诉讼源于罗马法。古代罗马法学家把法分为公法和私法,诉讼也被分为“公诉”和“私诉”两种。“公诉”是对有关国家利益案件的审查,“私诉”是根据个人的申诉对有关个人案件的审查。但这种区分和近代的“公诉”和“私诉”并非统一的概念,按今日所谓的“公诉”是由代表国家的检察机关向法院提起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请求;“自诉”是由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为追究犯罪人刑事责任直接向法院提起的诉讼。罗马法则以涉及国家和政府的诉讼为“公诉”,涉及个人利益关系的诉讼为“私诉”,凡个人受到不法的侵害致使个人的权利遭受损失的,纵然是刑事诉讼,也只能是私诉。 
古代罗马法中的公益诉讼有如下特点:第一,公益诉讼的原告可以是不特定的人,既可以是无利害关系的人,也可以是有利害关系的人。如果原告有多人,由法官选择合适的人为原告。第二、原告起诉的目的不是为自己的利益,而是为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维护法律的尊严及社会公正。第三、原告可以起诉的违法行为范围较宽泛,既有民事侵权行为,也有其他违法行为、犯罪行为。第四、原告在胜诉后可以受到奖励,而不是得到赔偿。第五、公益诉讼的作用是对国家机关执法的补充,而不是取代国家机关的执法。 古代罗马的公益诉讼对大陆法系国家的公益诉讼制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例如:在德国比较普遍的团体诉讼就是处理多数人利益受侵犯时的一种特别的救济方式,在反不正当竞争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均有所规定。法国在消费者保护法和环境保护法方面对公益诉讼有所规定。我国台湾地区也有公益诉讼这一诉讼种类,其《行政诉讼法》第9条规定:“人民为维护公益,就无关自己权利及法律上利益之事项,对于行政主体的违法行为,得提起行政诉讼。但以法有特别规定者为限。”
(二) 我国的公益诉讼现状透视
1. 公益诉讼在理论上缺乏支持
中国目前仍未建立公益诉讼制度,究其原因,主要是诉权理论方面的局限性。在中国现行的三大诉讼法中,唯一明确公益诉讼的是针对危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犯罪行为,授权检察机关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诉讼,除此之外,立法上没有关于公益诉讼的踪迹,无法对损害公益的行为进行法律追究。我国《民事诉讼法》对原告资格采用“适格说”,即原告必须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正如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梁慧星指出:由于我国法律没有直接规定公益诉讼制度,因此,公民进行民事诉讼过程中,必须依据与自己切身相关的权益提起民事诉讼,否则,公共利益被侵害,个人原则上是不能作为公益的代表人提起诉讼的。在行政诉讼领域,原告的主体资格取决于“是否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只有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时,才有权提起行政诉讼,而对侵害公共利益的行政行为和抽象行政行为,即使是未依法行政引发重大公益损害的,仍不能通过诉讼途径解决。这就明确排除了无利害关系人的诉权,从法律制度设计上排除了公益诉讼存在的可能性,这也是近年来许多公益诉讼虽然引起媒体和公众的
广泛关注却得不到法律支持的最根本原因。正如北京大学副教授沈岿的观点,在倡行法治的时代,起诉权是任何个人、组织享有的一种神圣权利,不能随意遭受剥夺或者限制。法院也不能以有些矛盾可以通过非诉讼的途径解决为由,而禁止个人或者组织提起诉讼。若起诉权都要受到剥夺或者限制,那么,就连一丁点的胜诉机会都没有了。坦白地说,我国诉讼法对公共利益的保护是软弱无力的。
2. 公益诉讼在实践中处境尴尬
公益诉讼旨在保护国家和公共利益,本来应该是一件有利于百姓,造福民众的好事,但在实践中,由于公益诉讼案件一般影响较大,法院受理往往有所顾忌,畏首畏尾,司法手段也不相统一。邱建东诉黄山地名案、南京违章搭建紫金山观景台案、湖南律师佘某诉铁路部门多收票款案、乌鲁木齐三公民诉星级酒店“悬挂国旗有误”案、河南农民葛锐诉郑州铁路分局厕所使用收费案、乔占祥诉铁道部春运涨价案等相关的公益诉讼案例,法院多以“法无明文规定”为由判决原告败诉,或者以当事人诉请的事项“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为由不予受理。司法权对侵犯公益的行为束手无策,使这些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甚至对法律不以为然,在葛锐诉郑州火车站收入厕费一案中,历时三年法院终审判决被告返还多收的0.3元,但就在判决生效的当天,郑州火车站候车室还在收入厕费;诸如酒店违反《国旗法》悬挂国旗等明显有损公益的行为,公众却无可奈何。当然,部分案件以中国特色的方式取得了民众的胜利,这种模式流程如下:起诉,不在乎法院是否受理,也不在乎是否能胜诉;新闻媒体的炒作,讨论,有关部门出面表态坚决制止或取缔,结果是成功的。但是,我们也发现了这种正义实现模式的致命缺陷:因为这并不能导向一种理性的法治社会。个案的成功反而使人们过分相信并依赖于这种非法治甚至可以说是反法治模式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并不一定永远将结果导向正义,容易被误导甚至被操纵。
三、构建我国公益诉讼制度的动因及障碍
(一)构建我国公益诉讼制度的动因
1. 国家的行政管理需要公益诉讼制度
现代社会生活日趋复杂化,政府的公共事务也日趋繁多,使得政府对整个社会的管理不可能面面俱到,总是有遗漏之处,为了保证国家对社会生活的管理目标得以实现,借“私人检察官”的力量来补充国家力量的不足在现代社会就显得很必要,这实际上是国家将维护公共利益的责任部分地交给社会组织和个人。
2. 法律的贯彻落实需要公益诉讼制度
任何一部法律的实施都需要有效的监督,就监督的方式而言,有专门机关的监督和社会监督两种,而对于与社会成员的利益息息相关的法律实施,人人都有参与权的公益诉讼制度不失为一种有效的监督方式。公众通过公益诉讼的方式,拿起法律武器同侵害公益的违法行为作斗争,实际上是将涉及社会整体利益的法律的施行置于全社会的监督之下,能够有效地制止违法行为的发生,保证相关法律发挥最大的功效。
3. 公共利益的保护需要公益诉讼制度
当代社会,公益和私益的界线日益模糊,公益日渐与私益息息相关。因而应设计有效的制度来鼓励维护公共利益的行为,公益诉讼就是一种很好的选择。公益诉讼制度在程序设计上往往会有若干激励的措施来鼓励维护公共利益的行为,例如:原告可以在胜诉之后,分得
被告缴纳的部分罚金等。这种经济上的激励调动了私人对危害公共利益的行为提起诉讼的积极性,引导、鼓励了维护公共利益的行为。
4. 对违法行为的预防需要公益诉讼制度
公益诉讼的提起不以发生实质的损害为要件,任何个人、组织,对于可能危害或者已经危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均可提起诉讼,这将在客观上起到防患于未然的效果,改变传统诉讼事后补救的被动性,把危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扼杀于萌芽之中。随着社会的进步,民众法律意识的增强,公益诉讼会日益增多,鉴于公益诉讼制度的功能与价值以及我国的现状,我国有必要建立公益诉讼制度。
5. 公民宪法权利的实现需要公益诉讼制度
公益诉讼从司法保障上为人民参加国家事务的管理提供了一条新的有效途径,体现了宪法的法治理念,具体表现为:保障主权在民的具体落实。主权在民是法治的一项衡量标准。公益诉讼使法律真正成为广大民众手中的武器,体现法律运行过程中的民主性。因为“虽然我们有人大、信访、党纪政纪等多种对政府机构和人员进行监督的途径,但真正说来,只有诉讼等法律程序才能将政府机构和人员置于与民众平等的地位,对其行为和权力构成强制性约束,确立其人民公仆的观念。”  
(二)构建我国公益诉讼制度的障碍
障碍之一:诉权理论的限制
我国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分别对起诉权做出了规定。《刑事诉讼法》第170条规定的自诉案件,第一是告诉才处理的案件。第二是被害人有证据能够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第三是被害人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应该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公安机关或者检察院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民事诉讼法》第108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的四个条件之首就是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行政诉讼法》第41条也规定,原告提起诉讼应该符合的首要条件是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三大诉讼法关于起诉权的规定虽然不同,但其共同点是原告必须是自身合法权益受到侵犯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这是我国诉讼法领域长期以来存在的一个重要障碍,认为只有自己合法权益受到违法侵害的人才具有原告资格,忽略了公益诉讼的存在,关闭了对公共利益的救济之门。
障碍之二:法律规定的限制
不难发现,在实践中,相当一部分公益诉讼是行政诉讼,许多案件都是因为原告起诉的行政行为是抽象行政行为而被法院裁定不予受理。因为长期以来,中国司法界一直认为,法官在诉讼中必须严格依据制定法进行审判。这导致法官遇到无明文规定的情况就无能为力,此种情况下法院往往不予受理,或者判决原告败诉。这极大的打消了公众提起公益诉讼的积极性,削弱了对公益的救济力量。
障碍之三:公众法律意识淡薄的限制
不可否认,我国相当多的民众和社会组织的法律意识是比较淡薄的。违法行为侵害了国家利益、公共利益、但并未给公众、社会组织造成直接经济利益的损失,所以,现实生活中,公众大多会采取 “袖手旁观,明哲保身”的态度,不愿意提起公益诉讼。即使会有一些法律意识较强,比较热心的群众拿起法律武器与不法行为进行斗争、伸张正义,去保护国家和公共利益,但必然要花费大量的精力、物力和财力介入诉讼之中,同时还要承担败诉的风险。所以,许多公众认为,即使那些所谓的伸张正义者胜诉了,所得利益与其因此诉讼所投入的精力和财力相比,也是“得不偿失”。这种思想不可能不成为我国构建公益诉讼制度的障碍。 
障碍之四:举证不能的限制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简言之,就是“谁主张,谁举证”。在公益诉讼中,原告一方多是公民个人和社会团体,而被告往往是享有某些特殊权力或拥有先进科学技术的企事业单位,对处于劣势地位的原告一
方,要求其对被告的违法行为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难度相当大。在实践中,因原告举证不能而败诉的公益诉讼屡见不鲜。
四、构建我国公益诉讼制度的设想
公益诉讼的目的和出发点是为了维护国家和公共利益,这种诉讼不以当事人本身法律权利的存在为限,不同于以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为内容的普通法律争议,这种诉讼要求对诉讼的许多程序做出不同于传统诉讼的制度安排,所以,应在《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中分别设置相应的公益诉讼专章,对公益诉讼案件的诉讼主体资格、受案范围、审判组织、审判方式、举证责任、制约机制以及对诉讼主体的保护制度等做出具体规定,形成完整规范的公益诉讼制度,具体规定如下:
(一)扩大起诉主体的范围
1. 赋予检察机关的原告资格
就性质和地位而言,检察机关最适合提起公益诉讼。检察机关自诞生之日起,就以公益诉讼代表者的面目出现,因而在我国检察机关以原告身份提起公益诉讼在理论上不存在问题。而且,检察机关享有充足的人力、物力、财力,可与实力强大的被告相抗衡,进而通过充分的行使诉权追究有关违法行为,维护公益是检察机关的职责和特长。
2. 赋予社会团体的原告资格
当不法行为侵害到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时,应当赋予消费者协会、环境保局组织等社会团体原告资格。因为社团的主要功能是对成员利益及社会公益的保护,对政府活动的参与和监督,执行本团体的宗旨,维护与之相关的公共利益。而且与个人相比,社会团体的人力、物力往往更为充裕,社团的介入比个人的参与更能产生强大的效应。因此,应当允许社团作为原告提起公益诉讼。
3. 赋予无利害关系人的原告资格
有利害关系的公民个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不法行为的非法侵害,因而有权提起公益诉讼,这一点不存在争议。同时我们应该注意到,不法行为侵害了国家利益、公共利益,从长远来看,必将会侵害到广大民众的合法权益,而且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法治建设的加强,公民法律意识的提高,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公众对侵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不法行为深恶痛极,主动拿起法律武器与不法行为作斗争,所以,笔者认为应当赋予无利害关系人提起公益诉讼的原告资格。
(二) 扩大受案范围
这一点主要是针对行政公益诉讼而言。应将抽象行政行为纳入受案范围。在当前制度下,针对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具体行政行为提起公益诉讼在受案范围上已不成问题。因此,把抽象行政行为纳入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对于建立完善的公益诉讼至关重要。当然,从理论上讲,所有的抽象行政行为都应该接受法院的审查。但就当前的政治体制和法制规章而言,将所有的抽象行政行为都纳入受案范围有一定困难,故应对法律、行政法规、规章、规章以下的抽象行政行为区别对待。
(三)实行合议庭审理
公益诉讼案件影响较大、法律关系复杂、适用法律难度大,在实践中,采用独任制的审判方式难以使案件得到恰当的处理,故应当实行合议制的审判方式,充分发挥合议庭的作用,发挥合议庭每个成员的聪明才智,保证案件得到及时、公正的处理。
(四)不适用调解制度
调解制度在诉讼活动中得以成立的前提是当事人有处分权,在实践当中为了达成调解结果,当事人往往要放弃一部分实体权利。但公益诉讼是原告为了维护国家和公共的利益而提起的,其权利和义务都是特定的,原告无权代表国家和公众擅自放弃、处分权利,谈不上原被告双方在诉讼中相互协商、彼此妥协,达成和解的问题,不存在进行调解的基础。
(五) 合理分担举证责任
举证责任的分担是否合理,是公益诉讼能否进行到底并最终获得胜诉的关键。无论是举证责任分担的一般原则,还是举证责任倒置,都是为了保证诉讼的公平、公正和诉讼经济。为了保障公益诉讼的公平、公正,举证责任应根据具体情况合理分担。第一、检察院提起的公益诉讼适用一般的举证责任分担规则即“谁主张,谁举证”。由于检察院具有公诉职能,享有侦查权,收集证据处于有利地位,由其承担举证责任是合理的。第二、民众和社会团体诉讼应采用举证责任倒置,但不是全部倒置。由于在公益诉讼中,被告方往往是掌握先进科学技术或享有某些特权的社会组织,而民众和社会团体的精力和财力都是极其有限的,要求原告对被告的侵害行为提供充分的证据加以证明难度很大。因此采取举证责任倒置是必要的,但并不是完全倒置,原告需要承担证明被告存在损害公益的事实的举证责任。
(六)建立相应制约机制
凡是拥有权利的人都会滥用权利,因而权利必须受到制约。规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均享有公益诉讼起诉权的初衷是好的,但难免会存在不合理之处。现实生活中,个人纯粹为一己私利、社会组织为追求广告效益而滥用权利,提起公益诉讼的案件比比皆是。因此,为了维护诉讼秩序的稳定,防止“滥诉”或借诉讼之机进行炒作,应把好公益诉讼的立案关口,在人民法院内部可以设立专门的公益诉讼预备审查委员会,负责此类案件的立案审查,对确实损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案件进行受理,而对那些无中生有,“恶意诉讼”的案件则不予受理。同时,应建立制约失误的救济机制,对立案进行制约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滥诉、保证审判的顺利进行。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立案关口很难把握。卡的过死,必然会侵犯到诉讼主体的诉权;放的过宽,必然会出现“滥诉”的现象。故应对制约机制所产生的失误进行救济,以维持审判的公正性,维护司法的权威。
(七)建立对诉讼主体的保护制度
1. 建立诉讼终结后对原告的保护制度
在公益诉讼中,提起诉讼的原告大多数为普通公民或社会团体,而被告往往是享有某些特权、拥有先进科技的机关和组织。原告与被告相比,处于明显的弱势。在实践中,由于受到“强制执行程序”的约束,判决能够得到执行,虽然被告很不情愿。但我们往往会忽视一点,即被告虽然执行了判决,履行了义务,但事后他们往往会借助自己的“优势”,用不违法的方式打击、报复原告,这也是限制原告提起公益诉讼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为了使公众积极行使权利,提起公益诉讼,保护被侵害的国家、公共利益,应建立相应的保障制度,对被告事后干扰、限制原告权利的行为给予严惩。
2. 建立诉讼保险制度
不法行为侵害到国家、公共利益,同时也侵害了民众的长远利益。随着科技的进步,法治建设的加强,人们运用法律武器同违法行为作斗争的意识会不断强化。但是,出于对误工费、交通费等切身经济利益的考虑,仍会有许多人不愿提起公益诉讼。所以,应当建立诉讼保险制度。对于原告胜诉的案件,由法院支付误工费、交通费等费用,并且免除原告预先支付案件受理费的义务,而法院的这部分费用应来源于向被告收取的罚金。
公益诉讼的建立,使公民更为广泛地通过司法权来行使监督权,参与公共事务,使得民主得以直接的体现,使司法权对社会中不法行为的制约更为深入、全面。但是中国多年的司法实践让我们无法回避一个严峻而现实的问题,即:民众面对庞大的社会力量自保尚且不及,为公益而主动质疑政府,与不法行为作斗争,更是难以令人乐观。因而,公益诉讼制度即使在规范层面上得以确立,但能否发挥实效,仍让人疑虑。
Abstract
The lawsuit for public interests is a judicial relief for punishing illegal activities and protecting public interests. The system has been extensively accepted by other countries which have sound lawsuit for it, but it has a obvious defect in our country. Firstly, this paper introduces the public issues of this system, including the concept, characteristic, meaning and so forth. Secondly, the paper introduc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is system in our country and abroad. At last, it analyses the reasons, obstacles of this system and discusses the concrete plans of establishing this system, including perfecting the provisions about litigants, widening the jurisdiction over the cases, completing the verification burdens, constituting restrict system and protective.
Keywords: law suit for public interests; restrict system; system of lawsuit insurance.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任何本站发表之文章,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
任何商业、非商业站点,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总编信箱 咨询信箱 投稿信箱 技术信箱
天涯法律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C) 2001-2002 www.hicourt.gov.cn , All Right Reserved